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2634
查看

9
回复

晚清彰明进士王麟荧小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1 13: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麟荧(18641898),原名王治安,又名王有策,字献廷,[1]绵州北乡五里忠兴场狮子山、玉印坝近侧王家湾(忠兴镇通兴村1组)人。生于同治三年。[2]父王家邦(健侯),祖父王传宇,曾祖父王礼选。其父健侯公一夕梦天上现王麟荧三字,金光灿烂,乃为子改名王麟荧。

王麟荧是龙安府彰明县学籍,故亦为彰明人。家贫,受族人提携,曾在吴开聪创办的绵州治经书院求学。期间结识吴朝品、陈湋,三人曾共读于灯下,成为贫贱之交,曾多次共游绵州、龙安山水,并赋诗以纪。

四川督学使者某按试龙安属诸生,调取尊经书院住院肄业生。[3]光绪十四年(1888)九月戊子科乡试,中第43名举人,年25岁。中举后,连续参加了己丑科、庚寅恩科和壬辰科会试,谓“三试春官,两归故业”。十六年(1890),祖父母,父母及伯父伯母、叔父叔母皆因王麟荧而显贵,封赠为奉政大夫、宜人。十八年(1892)五月,登壬辰科殿试三甲第147名进士,同月受引见,“著以内阁中书用”,时年29岁。十九年(1893)冬,实授内阁额外中书舍人。[4]二十二年(1896),通过总理衙门章京考试,获记名。[5]二十四年(1898)“百日维新”失败,“戊戌六君子”之外,各部门均有一定数量的官员被牵连丧命——王麟荧就是其中的一员。他身处内阁机要部门,在帝后之争中被牵连,十月由内阁截取同知,往天津听候安排,二十二日在京师被迫吞金而亡,年仅35岁。自北京旅殡回籍,葬玉印坝王家湾故居后祖茔之侧。

王麟荧中举后,曾在忠兴场金玉桥买彰明县“飞地”二十亩,中进士后,又买田四十亩。他被赐死后,族人惧祸,其子王先河年尚幼,舍弃家业,投靠德阳姑妈家,后生一女。

王麟荧在任额外中书舍人的五年间,因工作之便,得以备览秘阁藏书,摘华丽词,诗格一仿六朝。期间,与元代绵州邓文原旷世相感,私借《巴西集》库本手抄,于逝年五月邮寄绵州,嘱友人吴朝品刊刻行世。平生著述较多,但鲜有存世者,惟在绵州、江彰时有碑记数则钞存,如《鹤鸣书院记》《绵北治道记》《待鹤亭记》《匡山书院记》《蜚英塔记》等,乡人深惜之。
“王郎已夺锦标去,只看龙从太液腾。”可时运不济,王麟荧和他的笛声一样,过早地远去了,他和陈湋、吴朝品三位好友的身影再不会同时出现在绵州、龙安的山水之间了。


[1] 《绵阳县志》载原名王治安,字献廷。在王麟荧故居地的墓碑上,多处证据显示原名为王有策,反而不见王治安的称呼,而“有”字辈的下一代为“志”字辈,王治安的称呼是误记,还是确有其名?献甫,见陈湋《忆王献甫邓伯暹京师》诗,是好友对献廷更亲近一层的称呼。鬳甫,见《县志/鹤鸣书院碑铭》,应为献字之省写。

[2]据乡试录,其中举名次为第43名,年25岁。

[3] 据《县志》,具体时间和学使姓名待考

[4][4] 《清实录》载为“著以内阁中书用”。《缙绅录》载为“额外中书舍人”,见卷五十四光绪十九年冬199页,卷五十五光绪二十年夏196页,卷五十八光绪二十一年冬20页。第六十三卷未列额外中书舍人,有7个中书有籍贯而省姓名,第六十四卷二十年冬、第六十五卷二十五年春额外中书舍人中,有14人只列籍贯而省姓名:安徽辛卯举人;乙亥科河南祥符人;山西灵丘举人,壬辰科顺天武清人,四川彰明人(王麟荧);甲午科蒙古正红旗人,福建闽海人,浙江岱山人,浙江奉化人,山东蓬莱人,甘肃会宁人,湖南安化人,广西博白人,江西奉新人;乙未科安徽河县人,甘肃礼县人。整个内阁则有20余人如此,其它部门也有此现象。(县志所载翰林,有误)

[5][5] 李文杰2011《晚晴总理衙门的章京考试》





江油论坛 因您更精彩!
发表于 2020-1-21 14:38: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想知道他家贫,而中举人后买地20亩,中进士后又买地40亩是哪儿来的银子。其他的不关心。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不差粮  明代的时候,中秀才后,享有免除徭役和农业赋税的经济特权,还可领取少量补贴,见到县官不用下跪,受审不用刑法,但还只算基本摆脱了农民身份。中举后,成为朝廷预备官员,相当于进入了缙绅阶层,由于他的土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21 18:25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3: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尊经书院王麟荧.jpg


王麟荧绵北治道记.jpg
王麟荧匡山书院记.jpg
王麟荧蜚英塔记.jpg
王麟荧待鹤亭记1.jpg
匡山书院记.jpg
鹤鸣书院351.jpg
蜚英塔1.jpg
IMG_7556.jpg
IMG_7312.jpg
IMG_7212.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3: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晚晴进士王麟荧家源小考

绵州北乡五里狮子山、玉印坝近侧王家湾(现忠兴镇通兴村1组)有两支王氏毗邻而居,一支是在崇祯二年[1]自麻城县徙川,落业绵州高水井、土门寺、西山观、芹池观等七处的王氏,一世王继尧、王继舜;一支即王麟荧家族。

王麟荧远祖发源于太原。至明代,广恩公于洪武年为湖广益阳令,道元公知湖广承京事,道亨公亦为邵阳刺史,遂家于邵阳县。

及清初,十二世金章公为康熙朝进士,由邵阳移居四川内江县高梁里芦稿冲梅家庙上塆中嘴落业,为入川第一世。

王氏递传班行:元思道中信,国纳文章希。世诗礼传家,有志德必大。朝廷宣治化,仁恩育万邦。明良开景运,嗣继续荣昌。

金章公配邹氏,生希早公。希早公,又作希藻公,为入川第二世,偕曾氏迁居绵州北乡五里芙蓉溪畔玉印坝侧近狮子山西北麓。曾氏葬玉印坝中,俗呼王家大坟。一同迁来的还有同籍马氏,原在宝庆府邵阳县西路永澧柏山枫树堂王土地祠下住居。

狮子山,又称石鳞山、马马梁,山顶原有古松二棵,“修五丈,周四尺”,似“石上踞二苍颜叟,约寿数百龄”,雅称为“二松大夫”,千总宋鼎元、进士王麟荧都曾为二松立亭竖碑。乡人常巫祭古木下,感念古木之灵,甚至砍树取脂疗疾,烧树燃脂求福。山之东北至西北有盐骡路,是古时魏城经忠兴到彰明、江油的经济动脉。王氏居西北麓山塆,塆前平坝之中有田四方而平整,高于周围,面积三亩有二,形如印台,故地名为玉印坝。玉印坝近侧有芹池寺、张池庙、东岳庙等,有范、张、宋、刘、赵、谢、屈等姓住居,以宋、王两氏最为兴盛。各姓自发贸易,有通兴场。

第三世长房世清,配孙氏,生子王诗近,王诗远;二房世滢,配李氏;三房世泽,配蓝氏,生王诗道。王世滢,又作王世荣,系王麟荧天祖。天祖母李氏碑茔尚存,载生于雍正丁未(1727),殁嘉庆十年(1805),生王诗会一子。王麟荧即葬于天祖母李氏坟茔之侧。

第四世王诗会,字学杜,即王麟荧高祖。生乾隆戊辰(1748),殁道光辛卯(1831),寿八十四。诗会公勤耕课读,心怀利济之心,造桥路,施棺木,不惜千金惠洽乡里,获朝廷旌奖,获赐“善有余庆”“尚义可风”匾额。元配屈氏,生六男一女,四男早卒,分为王氏五大房,谓老五房。五房人众,分居屈家嘴、陆家山、东岳庙等处。

第五世五大房分别是礼让,礼记,礼文,礼选,礼达。王礼选,号桂选,是王麟荧之曾祖父。生乾隆丙午(1786),殁同治元年(1862),寿七十七。礼选公幼读诗书,长理家政,孝友克敦,常远出,动经三四年或七八年归。配李氏,生乾隆五十三年(1788),殁同治十年(1871),其赋性贞烈,有大丈夫气,善理家政,晚景饶裕。生传宇公。

第六世王传宇,又作王传禹,《绵阳县志》作王傳,为王麟荧祖父。配文氏,生家海,家邦,家仁,家德,家常,是王氏新五房。光绪十四年(1888)王麟荧中举,十六年(1890)诰封王传宇为奉政大夫,赠文氏为宜人。

第七世王家邦,《县志》载为王城,字健侯,文生,进士王麟荧之父,为王传宇次子。光绪十四年王麟荧中举,十六年,其父及伯叔五人均被封赠为奉政大夫,母及伯母等均封宜人。相传旧时五房均有朝服、马靴和帽盒,帽盒里面装官帽,平时供奉,遇重要时节则穿戴一回。

王家邦长兄王家海,字容川,文生,为王麟荧伯父,生道光壬辰(1832),殁光绪戊子(1888),配罗太君,子王有德媳罗氏,王有权媳杨氏。王有德生王德文,王德文生王必云,王必才。王必云生于1943年,党员,即笔者采访对象。

王家仁是王麟荧三叔父,生王有信等,民国九年撰书王氏宗支碑。[2]王有信子王志浩,又名王简之,通兴场王家大院人,人很斯文,因不满包办婚姻而出走,安家于小枧沟。解放后搞土地gaige,做文笔,未认家。

王家德,字俊明,王麟荧四叔父,生道光己亥(1839),殁光绪壬寅(1902),配赵氏,子有经媳姜氏,有纶媳吴氏。孙男志朂媳程氏,志道媳氏李,志义媳氏黄,志聪媳氏杨,志礼媳氏程,志信媳氏谢,志慧媳氏谭。王志朂补省垣警察。

王家常,王麟荧五叔父,配黄氏,生王有恒,又作王有衡。

第八世王麟荧,本名王有策,《县志》载原名王治安,字献廷,光绪戊子举人,壬辰进士,授额外内阁中书,生于同治三年,殁于光绪二十四年,年仅35岁。

王麟荧之父王家邦,是一个很困窘的读书人,在王家湾里仅有一间半房屋。一夕梦天上闪耀王麟荧三字,乃为子改名。王麟荧自幼聪颖,为可造之才,王氏共谋提携,未致英才埋没。王麟荧是彰明县学籍,他不负众望,读书之路可谓一帆风顺。先求学于吴开聪创办的绵州治经书院,结识陈湋、吴朝品,曾共读于灯下,成为贫贱之交,富乐山、西山观、南山都留下了他们同访的身影。学使试龙安属,调取尊经书院住院肄业生。光绪十四年(1888)九月戊子科乡试,中第43名举人,年25岁。中举后,王麟荧在忠兴场外金玉桥买了彰明县的飞地二十亩,载粮二分。十六年,祖父母,父母及伯父伯母、叔父叔母因王麟荧而显贵,封赠为奉政大夫、宜人。王麟荧中举后,连续参加了十五年(1889)己丑科、十六年庚寅恩科和十八年壬辰科会试,谓“三试春官,两归故业”。在壬辰科殿试,中三甲第147名进士,同月受引见,“著以内阁中书用”,时年29岁。十九年(1893)冬,授内阁额外中书舍人。王中进士授官后,在玉印坝买田四十亩,宅屋仍是一间半,悬挂有一块匾额,传说款识有“赐同进士出身内阁中书王麟荧”等字。

王麟荧在仕途迁升停滞之时,于二十二年(1896)参加总理衙门章京考试,获记名。很快,他的命运又与戊戌变法纠缠在了一起。光绪二十四年(1898),光绪皇帝在压力重重的氛围中强推变法,维新仅103天,慈禧太后就发动政变,软禁了皇帝。戊戌政变时,以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大肆捕杀维新人士,谭嗣同、杨锐等六人在北京惨遭杀害,史称“戊戌六君子”。六君子之外,各部门均有一定数量的官员被牵连丧命——王麟荧就是其中最普通的一员。他在内阁任额外中书舍人,因工作关系,接触了一些帝后之争的机密,被无辜牵连。十月由内阁截取同知,往天津听候安排,二十二日在京师被迫吞金自杀而亡,年仅35岁。

他的尸体被装进密封的双层套棺里,自北京旅殡回籍。相传棺木由骡马从金牛道驮回,一路颠簸,回籍之时,能听到棺内尸水动荡之声。被葬在王家湾故居后天祖母李氏坟茔前侧。全家惧祸,族人惧怕被株连,未敢立碑。其时,其子王先河年尚幼,不敢认要父亲置买的田地,避走他乡,投靠德阳姑妈家,后生一女,均未回籍探访,后嗣情况未知。相传官府曾派人来调查,只看到人亡家破、坟茔荒凉之境,无言而去。其好友吴朝品于次年八月得到王去世的消息,写诗吊之,诗中回顾二人交往,哀叹蜀中人才早逝,言及“戊戌六君子”之刘光第、杨锐二人之死,用语隐晦。

王麟荧在任额外中书舍人的5年间,因工作之便,得以备览秘阁藏书,摘华丽词,诗格一仿六朝。期间,与元代绵州邓文原隔世相感,私借《巴西集》库本手抄,于逝年五月邮寄绵州,嘱友人吴朝品刊刻行世。该集由陈湋、邓昶、崔映棠先后整理、校对,吴朝品出资刊刻,五人共同努力,使前代乡贤的著zuo得以于该年八月重新刊行。

王麟荧平生著述较多,但鲜有存世者,惟在绵州、江彰时有碑记数则钞存,如《鹤鸣书院记》《绵北治道记》《待鹤亭记》《匡山书院记》《蜚英塔记》等,乡人深惜之。

(王麟荧作为一个绵州、彰明县两地共有的进士,其故居地及事迹长期湮没不彰,上潼人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几次向人打听进士故里所在,均徒劳无功。2019年冬,江油方志办谢晓东提供一则简短的资料——民国《彰明县志》:“王麟荧墓,翰林,光绪戊戌年没于北京,旅殡回籍,葬于绵北乡芹池寺后。”于是与上潼于12月28日前往探寻,访族人,看墓碑,才有此抛砖引玉之作。李戴于2019年1月19日)

参考:

民国《绵阳县志》

光绪《彰明县志》

光绪《江油县志》

民国《彰明县志》

蒋德钧《匡山图志》

李超平、杨锡贵整理《蒋德钧集》

上潼人《巴西先生吴朝品先生年谱》

陈湋《潺亭诗集》

吴朝品《<邓文肃公巴西集>序言》

《清实录》

《缙绅录》

李朝正《四川清代进士征略》

王麟荧家族墓地碑志

王必云口述笔记



[1] 有两碑述其源流,一说万历二年,一说崇祯二年。

[2] 王家仁生王有信,无确证,待核。





补充内容 (2020-1-21 18:41):
没有光绪《彰明县志》

发表于 2020-1-21 16:42: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1-21 16:5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1-21 16:56: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持剑天涯卖酱油 发表于 2020-1-21 14:38
我就想知道他家贫,而中举人后买地20亩,中进士后又买地40亩是哪儿来的银子。其他的不关心。

从古至今,升官发财,仔细读这一句嘛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20-1-21 17:06: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过客 发表于 2020-1-21 16:56
从古至今,升官发财,仔细读这一句嘛

就你聪明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8: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持剑天涯卖酱油 发表于 2020-1-21 14:38
我就想知道他家贫,而中举人后买地20亩,中进士后又买地40亩是哪儿来的银子。其他的不关心。

      明代的时候,中秀才后,享有免除徭役和农业赋税的经济特权,还可领取少量补贴,见到县官不用下跪,受审不用刑法,但还只算基本摆脱了农民身份。中举后,成为朝廷预备官员,相当于进入了缙绅阶层,由于他的土地是免税的,所以一般会产生很多依附性的“投献”田地。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考取了举人,就相当于拥有了大量财富的可能。
      清代的时候,实行官绅一体纳粮,也就是说,清代举人的特权在经济上比明代举人大大紧缩了。但也有一些收入,比如一般的家族内部会利用蒸尝会依照预先指定的规矩会对举人进行奖励,州县老大会按照规矩为新刻举人摆“鹿鸣宴”,可能也有一部分赏银吧,省上的布政使应该会拨几十两银子,让新科举人挂匾,立牌坊,树桅杆。听说王麟荧就是把这些钱没用来搞虚的,弄来买田产搞实的了。
    还有,真正的赤贫穷人是莫法走读书之路的。王麟荧的穷,是相对的。王麟荧族规第六条:【六、劝学。凡本族可造之人,当共谋提携,不得任其埋没】
  百度的,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


 楼主| 发表于 2020-1-28 14: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龙郡宾兴馆章程》载:每乡试生员一名,送给卷费钱一千文。每会试举人一名,送给卷银费十两。
《登龙书院岁入数目购存书籍岁用章程》载:每新科举人会试、拔贡朝考,每人送银六十两;举人历届会试,送银三十两。中式进士,用京官者送银一百两,用外官者送银六十两。
《青莲书院宾兴公车费出入章程》:1.每新科举人会试及拔贡朝考,每人送银六十两;举人历届会试,送银三十两。中式进士,用京官者送银一百两,用外官者送银六十两。2.届乡试之年,每应试一生,送隐银四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江油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 2001-2013 Comsenz Inc.

侵权举报: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举报微信号:cxx1112c

版权所有:江油市图图科技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蜀ICP备19040267号 川公网安备 51078102110006号 经营性ICP:川B2-20200096

下载APP

找站务

申诉

回顶部